5年间45种鸟儿“落户”成都

  511种,是成都鸟类的最新记录。4月3日,成都观鸟会发布了《成都鸟类名录2.0》,这是时隔5年后,成都再次发布完整的鸟类名录。相较于此前1.0版的466种鸟类,5年间,又有45种鸟儿“用翅膀为成都生态投了票”。

  记者联系到了《成都鸟类名录2.0》领衔编订者——成都观鸟会副理事长朱磊博士,他讲述了鸟类名录编订背后的故事。

  经整理统计,目前成都境内已知分布有鸟类21目80科511种,其中非雀形目计有20目36 科225种,雀形目44科286种。按照最新的数据,成都现有鸟种数量约占全国总数的34.5%。

  对于这一变化,朱磊认为,这其中既有所涉及地理范围不断扩大的因素,也有鸟类分类变化及调整带来的种数增多,还有生态环境及气候变化的因素导致鸟类分布区域变化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鸟类,开始到野外去观察和记录身边的‘飞羽精灵’,有了更多的眼睛去找寻,自然也就有了更多的发现。”朱磊告诉记者,2.0版新增加的45种鸟类记录,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观鸟爱好者和鸟类摄影师们的贡献。

  朱磊举例,比如,此前观鸟者在成都市区四川大学望江校区校园内拍摄到了黑喉歌鸲,是世界上关于该鸟的首次野外影像记录,既揭示了城市中绿地作为迁徙鸟类停歇地的魅力所在,也表明观鸟者的发现与记录对于增进罕见鸟种认知的重要性。

  朱磊说,观鸟者的记录能够为了解鸟类多样性的现状及其变化提供重要参考资料,同时他们也是鸟类保护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就本名录而言,每一位使用者都能够成为名录不断修订和完善的重要信息来源,都可以为之贡献自己的一分宝贵力量。”

  有着“天府之国”美誉的成都也是鸟儿的乐土。境内多样的地貌与植被,加之相对密集的河流水网,为种类繁多的鸟类提供了不同类型的栖息地,供其生息繁衍。与此同时,呈南北走向的龙门山脉和龙泉山脉,还是许多候鸟春秋两季迁徙飞越四川盆地的必经之路。

  记者关注到,《成都鸟类名录2.0》尤其提及了龙泉山猛禽监测成效。朱磊告诉记者,历史上对于成都境内迁徙猛禽的研究极其有限,此次2.0版相对弥补了这一缺憾。

  2020年春秋迁徙季,由成都观鸟会和成都乡野走廊共同组织执行了在龙泉驿区与简阳市交界的龙泉山脉进行的定点迁徙猛禽调查。其中,春季调查共记录到鹰形目17种和隼形目4种,总计1871只,数量最大的是普通鵟和凤头蜂鹰,分别为691只和652只。秋季猛禽迁徙调查共记录到鹰形目22种和隼形目3种,总计3384只,其中数量最大的前三种是普通鵟、雀鹰和凤头蜂鹰,分别为839只、467只和358只。

  去年10月21日这一天,朱磊仍然记忆犹新。他告诉记者,当天不仅是秋季调查记录数量最大的一天,而且当天还记录到了乌雕29只、草原雕7只、白肩雕2只、短趾雕2只和靴隼雕1只。“单日记录到种类和数量如此之多的大型猛禽,在国内已有的猛禽监测/调查当中恐怕也不多见。”朱磊谈道。

  《成都鸟类名录2.0》显示,除有较高的多样性之外,成都境内分布的鸟类还具有很高的保护价值。

  根据2021年2月国务院批准颁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目前已知分布于成都境内的国家重点保护鸟类达85种,包括红喉雉鹑、绿尾虹雉、青头潜鸭等。511种鸟中有21种属于中国特有鸟。

  据最新评估,成都境内有近80种鸟类被评估为近危及以上等级,约占总数的15.7%。

  朱磊告诉记者,如今,保护物种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它们的栖息地,对生物多样性保护而言,保持原始而健康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则是最为有效的方式。成都市境内目前已经建立了以保护亚热带自然生态系统及珍稀动植物为主的都江堰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彭州白水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崇州鞍子河省级自然保护区和大邑黑水河省级自然保护区。其中龙溪—虹口、鞍子河及黑水河保护区还被列为中国大陆重点鸟区。

  511种,是成都鸟类的最新记录。成都观鸟会发布《成都鸟类名录2.0》,相较于此前1.0版的466种鸟类,5年间,又有45种鸟儿“用翅膀为成都生态投了票”。

  511种鸟类中,非雀形目计有20目36 科225种,雀形目44科286种。按照最新的数据,成都现有鸟种数量约占全国总数的34.5%。

  目前已知分布于成都境内的国家重点保护鸟类达85种,包括红喉雉鹑、绿尾虹雉、青头潜鸭等。511种鸟中有21种属于中国特有鸟。